Monday, November 06, 2006

[黄丝带] 001 黄丝带义不帝秦

黄丝带运动文章系列(一)

作者:黄进发(维护媒体独立撰稿人联盟主席,英国艾塞客思大学博士侯选人)

公元前257年,秦国发兵围攻赵国首都邯郸,赵国向魏国求救。魏国刚出兵,秦王就派人警告说:我不日就要拿下赵国,谁敢多管闲事,我灭赵之后就先对付他。魏王吓坏了,就下令魏军半途休息观望形势,同时派使者新垣衍劝赵王一起共尊秦王为帝,让秦国退兵。

齐国高士鲁仲连当时住在邯郸,听说此事,跑去警告新垣衍:“秦是虎狼之国,不讲仁义只重军功。他若称帝,我宁可投身东海而死!如果魏王看不到秦王称帝的害 处,那我将劝秦王把魏王煮成肉酱!” 新垣衍不信,鲁仲连就举商朝末代暴君纣王如何残害三个大臣的故事说明。第一个大臣九侯自以为女儿美丽,把她献给纣王,纣王觉得她丑,就把她爸爸煮成肉酱; 第二个大臣鄂侯为九侯仗义执言,结果也被杀了做肉干;第三个大臣文王长叹一声,结果被囚禁了一百天,几乎也被处死。

“今天秦、魏都是大国,各自称王;为什么只因为看到秦国打了一次胜仗,就要尊他为帝,让自己处于肉干、肉酱的地位呢?秦王一旦称帝,就要行天子之礼,号令天下,到时将把在 各国朝廷根据本身喜好安排人事,并把秦国美女送进魏王的后宫,魏王到时还会安全吗?将军到时还会得宠吗?”

鲁仲连这一番话警醒梦中人,新垣衍拜别离赵,不再谈尊秦为帝的事。秦军听说此事,连夜退兵五十里。不久,魏国一位王子夺了援军的控制权,赶来解了赵国的围。

鲁 仲连是不世出的人物。在他之后,没有一个知识分子能够说服东方六国抗秦。鲁仲连之前,还有一对可爱的同学苏秦和张仪,同拜策略家鬼谷子为师,后来一个主张 南北合纵抗秦,官拜赵魏韩燕齐楚六国丞相(“六国大封相”原典),另一个主张东西连横亲秦,掌秦国相印,表面上是各为其主,实际上是联手把各国王侯玩弄于 鼓掌之间,把彼此的利益最大化。

鲁仲连义不帝秦36年后,秦王嬴政统一了中国。再12年,陈胜、吴广揭竿而起,三户亡秦。然而,大一 统思想已经深植在中华文化当中。纷乱中充满生命力、诸子百家争鸣的春秋、战国时代一去不复返。中国读书人再不见鲁仲连、苏秦、张仪这般清醒的人物。除了少 数隐士,大多数读书人都成了忠君爱国分子,甘为一家一姓卖命,只敢期望甚至幻想当朝皇帝天纵圣明,不会随便把大臣百姓做成肉酱肉干,却不敢问:怎样才能确 保只有天纵圣明的家伙才能当皇帝?或者怎样建立一个会自动淘汰昏君暴君的机制?追根究底,为什么非要有皇帝不可?

为什么鲁仲连之后的读书人都敢冒成为肉干、肉酱的风险,去为皇帝打天下、治天下?一个解释是,他们天真无邪,像张艺谋《英雄》里那位心存“天下”的剑客,相 信竞争是坏事,必然会互相残杀,生灵涂炭,反而统一了就天下太平。他们不明白,统一的天下,像装了所有鸡蛋的篮子,竞争只会更激烈,必然只能是“兴,百姓 苦;亡,百姓苦”。

另一个解释是,这些读书人其实并不幻想什么为万世开太平,而是清楚知道丛林法则。他们认定某个强者是皇帝后,就会 自动表现得像猎狗,会为了讨好皇帝去咬他的敌人,咬皇帝敌人养的另一些读书人。有一些像李斯,也伺机咬和自己共事一主而可能威胁到自己的读书人。另一些像 司马懿父子,为皇帝打天下时,心里也可能悄悄想着皇位。当然,也有一些读书人比较可爱,不喜欢咬人争宠,但是,他们也同样不敢质疑皇帝存在的合理性,而会 找出种种理由提醒自己皇上如何伟大。

伴君如伴虎。这些读书人有些得到善终,有些还能入凌霄阁、忠烈祠。更多人却是鸟尽弓藏,甚至是 “狡兔死,走狗烹”,像刘邦和朱元璋的开国功臣;或者像李斯一样,采着别人的尸首爬上去,最后轮到别人也踩着自己的尸首爬上去。为什么读书人那么迷恋权 力?大陆一位作者李国文说这是一种“内在的,与生俱来的,从一开始读书识字,便要出人头地的基因在作祟”。

鲁仲连义不帝秦两千两百五十八年后,南洋有报业被不肖政党强娶。不管当事人怎么否认,明眼人都看得出政党后面有亚洲梅铎的暗助。长久以来,华社对国家的抗争都是依赖华文报动员;而今要对抗的对象竟是被劫持和共谋的华文报,仗要怎么打?

有 人主张避重就轻,只反对政党控制,不反对媒体垄断;有人尴尬失语;有人继续风花雪月,只恋花踪处处,不见血迹斑斑;有人爽爽起义后急急反悔;有人声凄厉诉 苦暗夜被人胁迫,却未见人影;有人封锁新闻,坚持秦王无意称帝,乃是小人恶意造谣;而秦王则隔海大谈经略天下的雄心,呼唤中华情意结。

所幸民间社会正气,浩浩荡荡,既反政党控制,也反媒体垄断,黄丝带到处飘扬,昭示义不帝秦的决心。甚至连涉案政党也一分为二,几乎让霸占报业的阴谋功败垂成。怀有道德勇气的华商更剑及履及,直接集资向政党献购,暴露不肖政客的嘴脸。

九 十多只健笔,更毅然告别四家不幸沦落在政商不神圣同盟手里的中文报。李敖曾言:“英雄宁可无地用武;也不降格用武!”罢写四报的评论人却未曾因此停笔,反 而接二连三开创新的言论空间或支援愿意追求新闻自由的媒体机构,从《光华日报》、《当今大马》、《时代报》、《天网》、《自由媒体》、《民间评论》、《劲 报评论》、《东方日报》、《航》、《独立新闻在线》、《视角》到燧人氏、大众科技等出版社,未曾松懈。“维护媒体独立撰稿人联盟”(WAMI)更与“独立 新闻中心”(CIJ) 等公民社会其他同道努力推动全面的媒体法律改革,并追求广义的自由民主改革。

再五年后的今天,媒体秦皇图穷匕见,终于“不计毁誉”正式入主当初处心积虑协助收购的两家报章,掌控85%的中文读者。秦皇想不到的是,五年的时间不但没有让原来的鲁仲连消失,反而让更多年轻的鲁仲连从不同的角落涌现。

我们不怕冒犯秦皇,我们完全不在意失去李斯大人的青眼,我们很高兴阿房宫的文化累积里没有我们的贡献,因为我们不会是焚书坑儒中坐以待毙的受害者。

像两千年前的鲁仲连,我们是自由的中华魂,我们将永远反抗皇帝,我们誓言埋葬恶法!我们挥舞黄丝带,我们义不帝秦!

编按:为揭露官商垄断媒体之恶果,维护媒体独立撰稿人联盟(WAMI)邀请老中青三代评论人撰写系列文章。本系列文章同步刊登于《当今大马》、《独立新闻在线》、《黄丝带》及各大中文网站论坛。


此文章《黄丝带义不帝秦》转载自《当今大马》。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