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November 07, 2006

[回响] 再论新闻评议基金会 (潘永强)

以下文章《再论新闻评议基金会》转载自《东方日报》。

※潘永强

在我们的国家和社会,一些良好的意愿或是制度建设,侥?的话,也要费一代人的时间,才可望实现。例如林吉祥先生在七十年代即倡议国家人权委员会,直到九十年代末才算形式上勉强出现。董总的秘书处也是花了一代人的无悔青春,才略有基础。

换个角度说,在我们这个沈疴的社会,用一代人时间完成一两件事功,已经算是不错了。可是人寿有尽头,即使事有小成也不要过于高兴,一代人的努力可能在数年间就付诸流水。邱祥炽张景良推动的十五华团民权工作,如今安在?林连玉沈慕羽奋斗一生的教总,未来可否健在?人道不争千秋只争朝夕,但我们的朝夕是以一代人时间来计算的。

尽管时间可以停滞,但历史不能终结。因此,面对当下的空头政客与媒体独夫垄断报业之情况,社会仍然需要自发形成制衡与补救机制,减轻损毁指数。催生新闻评议基金会,倘使短期内未能落实,仍值得进一步讨论,只要能以一代人时间去促成,也不失其意义。

拿破?一世尝言:「十个说话的人能比一万个沈默的人发出更大的噪音。」许多行为在制度化之前,必须先行机构化,这就是组织的作用。对新闻评议机制的建立,也作如是观。

立基于媒体自律设想上

通常国外建立的媒体评议机制,其前提乃立基于媒体自律的设想上,即媒体透过确立规范的过程,既形成业内专业的约束,也可划定不容国家介入的独立界线,并构建社会公信力,从而塑造自身的尊严与权威。

因此,像较为成功的美国明尼苏达州媒体评议会,或几年前才设立的香港媒体评议会,都是邀请业内媒体成员自愿加入,另加一群社会公正人士共同组成。通常社会公正人士在人数上应超过业内代表,以为公允与透明。

这种评议机制有一个好处,即评议会的裁定或决议,可对参与的媒体及其行业,产生较大的道德与专业的约束能力。既然不少规范是由业内人士参与制定,如果不予遵守,就会被业内蔑视,这就间接形成约制力。

譬如,张晓卿在香港办媒体就不敢乱搞,不是因为他一到该处就突然清高起来纯情起来,而是市场、舆论、监督,以及媒体本身的企业传统,形成多层次的制衡,而《明报》就同意加入香港媒体评议会。

而国外大凡发挥实质功能的媒体评议组织,多是不具法定地位的民间组织,除了印度例外。若要求国家赋于法定地位才能成立,无疑引狼入室,所以业内评议机制,就是以自律换取社会信任,先行避免国家干预。

各方在讨论媒体评议制度时,这个认识必须首先把握清楚。年前《南洋商报》曾成立内部评议会以作样板示众,滑稽的是,成员竟包括首相新闻秘书张爱华,形成现任首相秘书「评议」前任首相秘书主编的报纸,蔚为怪像。

无论如何,以上所谈是指在自律情况下形成的制衡关系,对于马来西亚的媒体,特别是已成垄断之势的华文报业而言,如今要求行业自律实是缘木求鱼,因此只能思考以他律的外来监察方式,来抗衡媒体施暴与滥权。这就是为什幺我所提议的不是媒体评议会,而是新闻评议基金会的原因了。

从外部创造制衡力道

事实上,由民间社会力自发筹组的新闻评议基金会,主要目的还不在于制定媒体业界的共同规范约束,更不应订定不切实际的过高目标。这类民间新闻评议的机制,最大功能还是从外部创造制衡力道,其重点则集中在监察新闻编采和处理的专业与否,以及建立公众投诉制度,仲裁因媒体不当处理所带来的人为伤害。

因此,初期的新闻评议作用,在战略构想上,是先争取市场、读者、广告商这些外部机制的认同与共鸣,对垄断恶果提高警觉,进而形成周边包抄的压力,以期对业内环境和生态,催化质变的可能。如此,在倡设新闻评议基金会时,优先考虑者,不应是能否马上一步到位,对垄断媒体形成约束,而是如何扩大社会上既有效又专业的评议能力,在战略目标上就要形成一个先后顺序的共识。

我们知道,要遏制媒体的垄断,最根本的任务是废除限制言论与媒体自由的诸种恶法,以及制定反垄断法令。但是,在废除恶法以前呢?在废除以后呢?以马来西亚社会的诸事牛步化情况看来,若说还要等一代人光景才能还我媒体自由,也不为过,在这期间该有甚幺方式制止新闻生态与品质的继续下坠?再者,是不是反垄断立法完成之后,媒体运作就能自动改善、立地成佛?倘若如此,在美国、日本、香港、台湾这些新闻自由度还算可堪满意的国度,为何还需要民间的监督力量呢?

反垄断废恶法,与建立新闻评议的合理机制,两者既不冲突也无先后之分,都是营造健康新闻品质、遏制媒体歪风的制度性建设。无论从短期还是长期的需要而言,民间新闻评议工作已经到了需要思考与开展的时候了。至于涉及的人事、财务与执行的问题,并不能当成暂不作为的理由。同样的组织与机制,在国外有的成功有的失败,这些个案与评估,只要伸出头往外望一望就有了,相关的著作与文献更是汗牛充栋。

这里再加补充的,是关于新闻评议的法定地位与约束力问题。如同前文所言,各国新闻评议几乎是民间性质,其效果旨在促成道德与规范的节制。事实上,在文明社会,有教养的媒体负责人通常是不会罔顾专业客观的媒体监督,而任意恶搞,诉诸法律只是最后的制约底线。

法定地位与约束力非重点

其次,我们社会也一直有人做着许多没有法定约束力的公共监察。槟城消费人协会的各种监督、测试工作,也没有法定约束力,就对厂家没有产生影响吗?独中统考及其文凭不受法定承认,就不能办不必办吗?华团和非政府组织的各式文告各种调查,没有法定约束就不须作为吗?答应显然不是。

媒体乐于「爆料」来监督政府,社会当然不必以「爆媒体的料」来监督媒体,但专业评议则可发挥此中作用。没有人说过媒体监督政府以前,先要具备「法定」资格。

4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在我?的?家和社?,一些良好的意?或是制度建?,??的?,也要?一代人的??,才可望??。例如林吉祥先生在七十年代即倡??家人?委??,直到九十年代末才算形式上勉?出?。董?的秘??也是花了一代人的?悔青春,才略有基?。”

为何无法解读?其他的贴我都能看到。有谁能帮?我用mozilla firefox的browser,并已经尝试用不同的character encoding了呢。

余福祺 said...

您好,那是因为刚才部落格管理人张贴了繁体字的原文,现在已经用“BabelPad.exe”免费转码器把繁体字转换成简体字了。所以,您应该可以阅读到全文了。若有不便之处,请见谅。

Anonymous said...

谢谢您的回应,我用IE可以阅读全文了,但mozilla firefox依然无法解码。不好意思忘了署名。

力恒

余福祺 said...

我的mozilla firefox没有问题。我用的是最新的2.0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