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tember 04, 2008

[当今大马] 民调显示国人普遍不满媒体表现 九成促更独立,八成冀自定内容

以下文章《民调显示国人普遍不满媒体表现 九成促更独立,八成冀自定内容》转载自《当今大马》。

※郭史光庆

一项民意调查显示,每10名大马人当中,就有9名希望看到国内媒体更具独立性,其中8人同意媒体应获得自行报道新闻内容的决定权。三分之一受访者认为,在改进媒体独立性方面,政府扮演最重要的角色。

由独立民调(Merdeka Center)与独立新闻中心(CIJ)在今日于八打灵再也发表的《2008年媒体独立民意调查报告》显示,民众不满足于目前国内媒体的表现,对媒体独立拥有强烈的要求。

这项调查是在今年5月进行,通过电话随机访问了1203名21岁以上的大马公民。受访对象是根据马来西亚的种族、性别、年龄、居住地区比例所组成。

让舆论与市场竞争管制媒体

高达76%的受访者认为,媒体应该获允许自行决定报道内容,同样的要求也反映在另一项问题当中,即六成受访者同意公共舆论与同行之间的竞争,是管制媒体的更好方式。

87%的受访者希望看到更高的媒体独立性,他们所提出的建议包括更具批判性的媒体(26%)、成立一个媒体投诉机制(23%)以及降低经营媒体的门槛(19%)。

但是询及谁在改进媒体独立性方面扮演最大角色,受访者则没有一致答案,30%认为是公众本身;35%则认为是政府。

发表这项报告的独立民调研究员梁莉敏指出,这显示公众对媒体独立有要求,但是却无从下手,也不认为身为读者的他们能够做什么。因此,非政府组织如独立新闻中心应该进行更多的公众教育工作。

应否审查种族冲突无定论

至于政府是否应该限制刊物的数量,以及决定谁能出版刊物,受访者的答案出现两极化的现象。其中46%主张政府应该限制刊物数量并决定谁能出版;41%则持有相反的看法。在电视与电台媒体方面也一样,43%认为政府应限制电视电台数量,并决定由谁来经营;42%却持有相反意见。

在新闻内容的审查与过滤方面,逾半受访者认为,媒体不应审查有关街头示威、贪污指控、疾病疫情、侵犯人权、不良政府政策以及反对党的新闻。只有一项课题获得84%的受访者赞成须遭审查,即猥亵图片与色情内容。

不过,针对种族冲突新闻,受访者却呈现两极化的反应,其中47%认为应该进行审查,41%反对,另外12%没意见或不知道。

受访者不完全了解媒体独立

值得留意的是,虽然受访者支持与要求媒体独立,但是他们却不完全了解什么是“媒体独立”。其中54%的受访者不了解“媒体作为监督者”的概念;77%无法列出管制国内媒体的法令,只有7%和8%的受访者提及《出版与印刷法令》和《内安法令》。

虽然政府对主流媒体拥有巨大的影响力,不过大多的媒体其实是由与执政党关系密切的个人或公司所拥有,然而53%的受访者却误以为媒体直接由政府拥有;78%认为媒体东主将对新闻内容构成重大影响。

然而他们还是认知到,政府目前所执行的媒体执照制度,对新闻报道的准确性拥有显著的影响,持有这项看法的人占了63%,不过他们之中的41%却无法提出背后的理由。

独立新闻中心执行主任嘉雅特莉(V Gayathry)指出,受访者之所以不了解“媒体独立”的概念,在于他们接触这方面的讯息不多,然而并不代表他们对媒体一窍不通或毫无要求。

“当你进一步询问他们一些例子和现象时,你会发现他们了解自己所阅读的报纸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1 comment:

林季 said...

寻找更多失落启迪民智的平台
当巫统人把老马找回来,他们力求抬高种族声势及团结筹码。

反观在言论自由,落实民主,迈向全民议程;我们看见脆弱的屏障,我们更缺乏积极的时评人在做启迪及教育民众的动作。

或许,我们可以透过网络得到一些刺激思维的讯息,问题是占据网络,接受全民化的教育,在传媒与群众恰好形成一个巨大的鸿沟!

打从一些时评人因为抗拒马华收购南洋而罢写,而在后期反对媒体垄断而再次渐行渐远,如果仔细思考罢写就会发现一个很大的漏洞;我们所谓罢写能达到什么样激荡及影响企业的决定?

仔细看,我们发现罢写只是一时的冲击,如果要有成效,相信不能及不容许做长时间的抗战。

与媒体脱钩,对于读者无疑是最大的伤害,而时评人也别忘记如此下把原本应该扮演好的角色拱手让人,结果一批比较平反而不愿意对于时下课题的评议人点补了这些空间。

或许,这样言不由衷的谈论激怒了民众,人民选择不相信报纸,更或许整个三零八激流的促成在于当时的大选许多公开讲座提携了问题,把群众弄醒!

但相对的无法有效的把正确的价值观直接及有效的传递到人民,这无疑只是意味造就更多人民的焦虑,无法打造凝聚力的共识!

寻找失落启迪民智的平台,是刻不容缓的,而所谓时评人必须借助更多机会消除人民对于种族主义的疑虑,建立更大的国民自觉与自信。

唯有透过更多的管道,直接及有效的把全民化路线的好处告诉人民,我们更期盼许多时评人建立更多管道,联系更多不同语言的写作人,共同为国家前途而努力。

不再写不是唯一的好办法!

我们应该思考如何写,如何把正确的价值及人民对于种族主义及宗教激化的课题得以免疫。

所以,巫统人恳请老马回巫统!

我却恳请已经罢写的时评人,以大局为重,重新占据启迪民智的平台做为人民为读者的最大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