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17, 2007

[独立新闻在线] 助张晓卿完成垄断霸业 洪松坚功成身退

以下文章《六年前与刘炳权接管南洋 垄断霸业功成 洪松坚身退》转载自《独立新闻在线》。

※林宏祥

2001年5月28日“报变”当晚,与刘炳权接管南洋报业的洪松坚,终在今年9月15日,为自己在南洋报业服务的日子划下句点。洪松坚曾是《星洲日报》副总编辑,在六年前“收购南洋报业”事件中身份、角色既关键,且备受争议。无论如何,他在日前发给南洋员工的公开信中,承认接获馆方“提前解约”的来函,并向同事告别。

洪松坚(左图)曾任《星洲日报》副总编辑及《光明日报》总编辑,后来离开报业;马华公会在2001年收购南洋报业控股后,洪松坚与当时闪电辞去《星洲日报》行政总裁的刘炳权,在5月28日晚上代表华仁控股接管南洋报业。

接管南洋报业集团后,洪松坚先后出任总营运长特别助理,然后升任集团总编辑,后来调任南洋线上(Nanyang Online)行政总裁,最后一个职位是南洋集团编务顾问。

“财务状况恶劣”

洪松坚在9月14日发给报馆员工的公开信中,耐人寻味地写道:

“9月14日接获馆方来函,基于财务状况恶劣,予我六个月通知,提早解除我的合约。9月15日是我最后一个工作日。

回想我和P C Liew(刘炳权)于2001年5月28日代表华仁控股接管南洋报业,其时局面混乱,杯葛之声四起,现在局势稳定,风平浪静,对此深感欣慰。

在南洋六年有余,由于工作压力,对同事言词过激,敬祈各位原谅;并对同事的配合与支持,深深一鞠躬。

后会有期。”

根据南洋报业集体呈报给马来西亚交易所的业绩,该集团在2007财政年的亏损为马币1千218万5千元,较之2006财政年的马币638万9千元(亏损),亏损扩大近一倍。无论如何,该集团的解释是,亏损扩大的原因是成本及营运开销的增涨,并重申有信心在下一个财政年(2008年)转亏为盈。

甫在今年4月3日上任的南洋报业控股执行主席的梁祺祥(右图),于4月23日星洲媒体集团、南洋报业集团与香港明报集团合并协议签约仪式上说:“我们(董事局)已经看过了南洋的财务报告,总结认为南洋可以在2008财政年转亏为盈。”【点击:星洲南洋明报今签下合并协议 星洲媒体王国放眼多媒体市场】

星洲媒体集团执行董事沈赛芬当时针对“合并后是否会削减员工或是实施自愿离职计划(VSS)”也说,合并后的媒体集团,需要更多的人力资源;因此,该公司计划给予这些员工再培训,以便可以在不同的工作岗位上执行任务。

无论如何,今年5月间,南洋报业控股以企业瘦身和削减稿费的方式削减开销。约30名年龄超过55岁的南洋报业职员的续聘合约将被终止,而须于五月底离职。此外,《南洋商报》的稿费也在4月底开始一律调降15%。【点击:南洋削减人力降15%稿费 30续聘员工受令月底离职】

助张晓卿一统报业?

尽管2001年5月28日自称代表马华公会投资臂膀华仁控股接管南洋报业,然而洪松坚与刘炳权一直被视为星洲媒体集团执行主席张晓卿当时参与收购南洋报业集团的代理人。

关于洪松坚当时的角色,收购后“人头落地”的《中国报》总社采访主任吕坚强在《报变96小时》中,有这么一段记载:“当天晚上,我听完洪松坚发表‘伟论’,指责《中国报》过去数天处理收购新闻的手法,是使《中国报》自杀,完全不能体会与了解,正为新闻自由斗争的我们心情如何,当真悲愤莫名,心痛无比。”

华社当时“反收购”声浪大,《星洲日报》在2001年5月30日发表声明,“澄清”没有涉及收购南洋报业计划。

事隔五年,张晓卿于2006年3月透过砂拉越的Madigreen公司,收购了南洋报业控股的1496万8750股股票,相等于20.44%股权,崛起成为南洋报业控股的第二大股东;随后在同年11月,张晓卿透过益思私人有限公司(Ezywood Options Sdn Bhd),向马华公会控制的华仁控股子公司华仁管理有限公司,收购南洋报业控股的21.02%股权,正式成为南洋报业最大股东。【点击:马华公会脱售21.02%股权 张晓卿成南洋报业最大股东】

原是星洲媒体集团执行董事的颜振浩,曾于去年3月过档至南洋报业控股,出任董事经理,一度发起全国促销活动提升《南洋商报》报份售量,惟在今年5月16日离职。【点击:马华施压又逢颜振浩“造反” 古玉梁:张晓卿被迫收回股权南洋董事经理颜振浩证实离职 南洋初步接受与星洲合并献议

点击:报业大鳄张晓卿系列报道

1 comment:

Blogger said...

比特币的投资价值
得到 全球的肯定

股票、外汇、等全球千种金融产品的交易与投资 投资世界最受欢迎的金融市场从未如此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