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12, 2007

[当今大马] 一个未来新闻从业员的感言

以下文章《一个未来新闻从业员的感言》转载自《当今大马》。

※杨昌奕

记者,一个笔者从小就向往的职业,在小学及中学的志愿栏上总是笔者的第一选择,当时一心只想学电影“All The President Man”(关于记者揭发美国总统“水门事件”的电影)里的两位记者一样,揭发权与利下所隐藏的真实面,更希望藉着笔杆子来“惩奸除恶”!

为了这份理想与热情,笔者不理家人的埋怨和朋友们的劝告(他们认为笔者不善言辞),进入了一间本地新闻传播学院就读,开始了笔者成为记者的路。但是,一年多来随着讲师们告诉笔者所谓的新闻道德和媒体第四权在大马只是“理论”而已、为何某大报对于砂州伐木业的报道总是从缺、为何在首都的反战和平示威被“丢”到地方版、为何做记者要“识实务为俊杰”、为何新闻业者要“小心”免得被请去“喝茶”。。。笔者开始了解到记者以至整个媒体界在大马要突围而出是件艰难无比的事!

打击并不止于此,笔者还发现,无论是在国立或私立大专学府,就读新闻系并有志成为记者的少之又少,而且这种现象有日益严重的趋势,笔者就读学院的新闻系学生由高峰期的20余人已减少至如今的5人!更令人担心的是,他们之中有不少是因本身志向不明确而选择读新闻系的。这也意味着, “记者”这份职业对他们来说只不过是一只饭碗或一块踏脚石而已!试问,一个对新闻道德没有崇高操守、缺乏独立思考及批判精神、一味唯命是从的“记者”,我们还能期望他能为民众作出有深度的报道吗?(笔者班级的状况是十人中仅有一人愿意从事记者)

笔者曾与这些未来的“无冕皇帝”讨论过当今大马的种种社会现象,包括媒体垄断等,但他们除了对这些现象感到无奈之外更直言凭自己的一“笔”之力难以改变大马的新闻自由困境。这种自我设限的心态其实才是导致新闻事业停步不前的原因,《天下杂志》总主笔杨艾俐曾说过:“起自弱势媒体,更应不畏强权”,正因为整个环境的压迫太大、限制太多,所以记者们才更应成为这个时代的新闻自由“开荒者”!

专制横蛮的掌政者用以控制民众思维及思考导向的正是媒体公器,如果我们这一代的记者都没有尽自己本份去捍卫新闻及言论自由的话,那么我们又如何指望下一代能够有洞察政客谎言、看穿虚伪垄断主背后真正目的的思辩能力呢?对新闻道德、社会公义、人性良知等的向往及追求才是我们未来记者所缺乏但却极其需要的认知呀,而非尽想着如何靠记者这行来扩充人脉以作为未来赚大钱的踏脚石这种不正确的思想!

另外一个现象就是记者界的“阴盛阳衰”景况,虽然有人认为女性的心思细腻及交际手段更能胜任这项工作,但笔者认为长久下来毕竟是个隐忧。因为姑且不论女性在一些较耗力及危险的采访工作将面对困难,新闻记者对她们来说较难成为一个长久的职业,在结婚生育后,女性将需要分出更多的心神来照顾家庭,又怎能再从事记者这份“食不定时”及“上山下海”的工作呢?所以部分女性记者都会在有家室后选择退出记者圈或转做时间较具弹性的工作,加剧了前线记者人才流失的问题。

记者这行之所以缺乏男丁,原因不外是薪金少、工作多、风险大、时间长等等。现今的年轻一辈因为社会发展的迅速而变得较急功近利,往往都会避重就轻,选择那些既轻松而回酬高的工作,使到一些较为辛苦但却非有不可的工作乏人问津,记者就是一例。但来自资方的不公政策也是使记者受压迫而最终选择离开的原因。根据《1967年工业关系法令》,报馆资方与职工会必须每隔3年签署劳资集体合约,但是记者方面却屡屡遭到资方刁难,连争取基本福利也成为问题!一些报馆甚至拒绝承认新闻从业员职工会,藉此来免去本身应为员工负的责任。

本地也缺乏培育新闻记者的专业学府,据笔者所计算,本地为培育新闻从业员所设立的学府(Academic)才不过区区几家,大部份大专院校都只是在“社会科学院”里设有“大众传播”系及“媒体研究”系而已。这些科系基本上是属于“多元化”的,既需学习媒体理论又需学习各种广播及电视制作、公关及广告宣传等,并没有专责教导及培育新闻记者。这种情况也导致新闻记者的工作不受重视并逐渐成为冷门工作。

社会文化趋向“重娱乐,轻人文”的现象也是新闻从业员面对的困境,最近NTV7因为要与其主要对手ASTRO一较高低而决定将原本的华语新闻时间减少并调到将近半夜才播放。这显示了由于人们对娱乐节目的追求更高于知识性节目,而使到电视台为了迎合大众的口味而牺牲了新闻报道时段。这使原本已荆棘满途的新闻界雪上加霜,既要在娱乐节目当道的同时担任不讨好的“说教”角色(这可从现今年轻人宁可看偶像剧而不看新闻时事节目的现象看出),转身又要面对各种钳制新闻的恶法和垄断主的商业苛求。。。

谈了种种新闻记者界所面对的困境,笔者想带出的讯息无非是希望唤醒许多未来以至现任的记者,去认清目前的难题并积极抗争以期大马新闻界拥有更好的明天!笔者本身再过数月就将要踏入本地一家大报馆实习了,在面对垄断主所制定的编采作业之余,还要开始尝尽人间冷暖,笔者真的不知道大马未来的新闻界是否仍会有一群人仍愿意默默埋头努力为新闻自由作出不懈的抗争。。。又或许,那些选择不愿背弃真理及公义的记者会选择加入网络媒体,通过另一种方式来抗争呢?

一起加油吧,未来的“无冕皇帝”们!大马未来的新闻自由就靠我们了!

1 comment:

leepeng said...

大部份立志當記者的朋友,都有著滿腔的熱血,這股熱血讓人珍惜,卻讓人懷念。只有少部份的人,非常非常少部份的,可以在大馬媒體環境的磨難下,堅持不失溫。
現在的我明白了,只有雖萬千人吾往矣的精神是不夠的,還要有謀略,有見縫插針的敏銳,有陽奉陰違的戰鬥精神,否則,你沒有辦法在那大環境生存。生存不下去,就別說改變環境,爭取新聞自由了。
但民主和自由的爭取,以大馬環境來看,絕對是無法依賴主流媒體以第四權之姿為民請命的,這不必想了。
在主流之外,另闢戰場,以邊陲包圍中心的策略,也許較為可行。像這個網站。
同學,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