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06, 2007

[当今大马] 大马新闻自由排名大跌主因:媒体集团合并及先知漫画风波

以下文章《大马新闻自由排名大跌主因:媒体集团合并及先知漫画风波》转载自《当今大马》。

※吴昱莹

在2006年,国内媒体集团频传合并导致政商联盟垄断日益强化,以及多家媒体因转载亵渎回教先知漫画的“画中画”事件而受对付,是导致大马新闻自由排名大跌的两个主因。

此外,由于大马政府在土著股权计算风波中不但拒绝透露土著股权占有率的计算法,还强迫有关的企业股权研究报告被收回,也是导致马来西亚的新闻自由度剧降的肇因。

配合5月3日的全球新闻自由日,美国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特别发表一份调查报告,显示大马在2007年全球新闻自由指数排行榜上滑跌9个位置,在195个国家当中排名第150名,被评为“新闻不自由”的国家。

报告指出,其中一项导致马来西亚排名下滑的因素,就是政党与媒体机构加强对媒体的控制。其中包括媒体大亨张晓卿与马华公会的股权交易,导致4家主流的中文报章皆集中于一个政商联盟的手中。

马华公会在去年10月17日把其投资臂膀华仁控股有限公司的21.02%南洋股权售予星洲媒体集团主席张晓卿所属的益思私人有限公司(Ezywood Options Sdh.Bhd.)。在这项交易之后,马华还握有23.38%南洋股份;而张晓卿及其旗下的公司通过直接和间接的方式控制44.76%的南洋报业股权,一举成为南洋报业控股的最大股东。

而张晓卿旗下的香港明报集团也于今年1月献议与星洲媒体集团及南洋报业控股合并,统揽大马四大中文报章在同一屋檐下,建立全球最大的中文媒体集团之一。南洋报业已在今年4月,宣布接受与星洲媒体集团和香港明报企业的合并献议。

尽管后来47个公民社会团体包括维护媒体独立撰稿人联盟(WAMI)、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隆雪华堂青年团、独立新闻中心(Centre for Independent Journalism)等促请改革管制媒体的法令,包括废除《印刷及出版法令》及管制垄断行为;惟在去年11月,也传出巫统欲透过属下马来前锋报集团与首 要媒体(Media Prima)旗下的报业集团的合并计划,来直接掌控大部分的本地媒体。不过,此计划最后却遭遇巫统内部势力的大力反对,而宣告胎死腹中。

报告引述独立新闻中心的看法,认为媒体集团的合并将会全面侵蚀大马社会言论的多元性。

媒体自我审查,怯于报道反涨示威

报告指出,马来西亚的媒体在饱受法律钳制、恐吓与压力的“传统限制”之余,政府更在2006年进一步使用这些法律来打压言论自由。

报告所列出的打压事件,包括政府在2006年2月,援引《1984年出版与印刷法令》永久吊销《砂拉越论坛》(Sarawak Tribune)的出版准证,并指示《光明日报》夜报停刊长达两周,作为它们转载丹麦亵渎回教先知漫画的惩罚。

政府接着再次援引该法令,禁止任何人士出版、派发或拥有刊登上述漫画的刊物。报告也指出,媒体就是因为怯于该法令,而在2006年4月的反对汽油涨价示威新闻上,施行自我审查。

政府迫使土著股权报告收回

报告也记载政府在同年10月,拒绝透露土著股权占有率的计算法详情,并迫使一份挑战政府数据的民间报告被迫收回。

亚 洲策略与领导研究院旗下的公共政策研究中心曾在去年2月,发表《企业股权分配:过往的趋势与未来的政策》报告,引述2005年9月大马股票交易所的数据, 指当时土著股权已经达到大约45%的水平。这份报告的结论引发了各方的激烈争议,政府最终否认已经达至土著股权的目标,还引用首相署经济策划组所发布的数 据辩护说土著股权数据只占18.9%。

同年7月中旬,首相阿都拉禁止有关宗教与种族的报道,新闻部长再努丁之后向媒体发出同样的警告。

数天后,阿都拉恫言扣留那些通过手机“散发不实与具诽谤性”网络消息的人士。报告指出,此举已违反保障网络不受审查的《1998年传播与多媒体法令》。

收录在报告里的,还包括国安部以“可能破坏和平与和谐”为由,将18本书籍列为禁书。报告也记录政府在2006年12月指示报章编辑低调处理大道涨价新闻的事件。

网络媒体部落格日益蓬勃

不过,报告指出,在一片凄风惨雨中,马来西亚的媒体界仍然出现一丝的曙光,它就是日益蓬勃的网络媒体。

“比较马来西亚其他的媒体,具有很高批判性的部落格如Screenshots和Sangkancil
、网络媒体如《当今大马》,以及网络监督组织如国民醒觉运动(Aliran)和独立新闻中心(CIJ),在阿都拉于2003年接任首相职后,依然能够运作。”

报告引述政府欲限制网络以避免部落客“破坏社会安宁”的建议,指这些替代性的资讯来源依然受到当局的骚扰。

根据这项年度报告,许多的国家,特别是亚洲如泰国的新闻自由指数,都有明显的下滑,原因是在政治上出现军人政变,而封锁当地的媒体自由。

芬兰、冰岛是“新闻最自由”国家

根据自由之家从零至100分的评分标准,获得零分的国家其新闻最自由;获得100分者的新闻自由最恶劣,马来西亚的得分是68分。

在全球195个被评估的国家中,欧美先进民主国家如芬兰和冰岛(各得9分)荣登榜首,成为新闻最自由的国家,美国和英国则分别屈居第16和第31。

在全球排行榜中的其他亚洲国家包括日本(第39)、香港(第66)、印度(第77)、菲律宾(第100)、印尼(第114)、泰国(第126)、汶莱(第166)、越南(第170)和寮国(第176)。

大马表现不如东帝汶及菲印

另一方面,在亚太地区,共有40个国家接受调查,其中有16个(40%)被评为新闻自由的国家,10个(25%)是新闻部分自由,及14个(35%)属于新闻不自由的国家。马来西亚在亚太排行第31,也被列为新闻不自由的国家。

亚太国家当中的新闻自由度以纽西兰为首,台湾排行第4,紧随着的是排行第6的澳洲和日本。

马来西亚的新闻自由度,落后于东帝汶(第42)、菲律宾(第100)、印尼(第114)和泰国(第126),仅领先排名在第154位的新加坡。

“苏醒的巨龙”中国则被列为新闻不自由的国家,全球排名第181名,最后一名则是朝鲜。

此全球新闻自由调查共以23道题目,对各国媒体在法律、政治和经济层面上,所享有的自由来作评估,包括在法律上,媒体工作者是否受到保障或被对付;在政治上,新闻被刊登前是否受到执法人员事先“过滤”;以及在经济上,当地媒体的持有权是否被政府或其党僚掌控等。

1 comment:

yangsunyaa@yahoo.com said...

ng感谢野兽同余兄的答复。没想到的是,我同chen兄在yahoo的的谈话,得到二位留复。只是,余兄的观点,我还是不能同意。见谅。

舆论监督,不管是来自海内还是海外,对于一个开明的统治方,从来都应以开放的胸襟去聆听。可是,你这份舆论,等于对着对方说:喂,你这个呆瓜,谁说2乘2等于8?2乘2该等于6,呆瓜!

舆论监督,从来不是在不全面了解所有事体的情况时妄下结论并要被监督方改正,正和反,是和非,一线之隔,天壤之别;而正如chen兄反言,一件较为复杂的事体,从来都纠葛相缠,怎么是一个简单的“反”“正”来说明?如果说不明,又施的什么“压”?担心的是,长期的述说不被对方所聆听,便如余兄,在大热的天,“补充”来一顶顶大帽子,压压看。

对于执政者的不满,全球均有。问题是,这种不满要如何表达?

我同三位兄台一样,我们都走过二十出头的大学生活,2十出头的人冲动,想解决问题的方法简单,三位兄台同我一样应有体会。学生静坐,示威,要求解决国家治理中的一些问题,这无错,可是时局的发展,到后来,占领天安门,堵住中南海数天,用公车塞住所有交通,要求全国的学校不要上课进京支援,在广场上塑一个自由女神像。。。到后来,强迫领导人接见,提出要求承认学生同盟自治的地位。。。我问你,解决国家治理问题,是不是一定要这样破坏掉现有的一切,建造最新的才合适?

建筑师在要盖大楼前手里一定有新大楼的蓝图。可是,2二出头的学生们,他们要推掉现有的那座大楼时,可曾心里已有对中国新蓝图的规划?我打保他们没有!那么,有什么资格要求楼里住的13亿人一起搬出来,一起来推掉这座楼?

谈到暴力,你可认为从来冲突动手的双方只会有一方受伤?可知失控的游行的人,用木棒砸警察?用装汽油的瓶扔街?可知冲动的学生和不知是什么样的游行的人,抓着军装的就点天灯?

兄台可知,当时全中国都随时听得到美国之音的电台,信号之强,在全中国都覆盖不掉。我当时在西安,天天听得到,小孩子不会想,可长大,他会思考,不是吗?那么我们再来谈这幢楼,可能旁边还有USA楼,有Malaysia楼。。。为什么会有自由女神像?为什么突然外台那么强?为什么所有其它楼的住户都在讲:你们这幢楼,太旧了,里面有些人,住的根本就不舒服,推掉啦!拜托,真推掉了,你USA会给我所有要建新楼的钱?拜托,你以为,只要照别的楼讲的推掉,我们这13亿人就会住上一幢同USA一样,甚至还靓过它的楼?我,不做这样的天真梦!在没有Plan之前,2十几的学生,你怎么就敢用这么多人的身家性命和一个国家的前途冒险?

我想建议兄台看看当时美国记者拍的记实的DVD,只要看一看,您可能就会不这样发言。当您思考过全面的背景事实,再发言吧,您可代表着马大毕业呢。

我知chen兄的朋友,大多辩论出众,可出众的辨手,从来不是要强词夺理,不讲事实,黑白不分,是吧?可是兄台补允之词,我讲客气点是说你用子须乌有的大帽子,“死要面子,劣根,扭曲,老子。。。”兄台,讲话就是讲话,为何满嘴脏话?

小女子不才,对每个国家统治方的许多做法,有时也有不同的认为,但我一定相信,世界在发展,全球的统治者都在成长,我更相信,我们中国会和谐,会努力。。。

也许这篇答复太长,但可能还是不全面。但我也不会再RE:了。有这个时间呀。。。我们中国有很多需要努力的地方,我MMU的同学,一个女孩子,回去后在中国的藏区做义务教师。兄台若真如所讲的,海外华人般关心,可有勇气,为山区的孩子做点事呢?我愿兄台,更多看到中国的这些发展不全面的地方,我乐意聆听,也愿那些记念六四的谈论,关注在要关注的实际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