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11, 2007

[独立新闻在线] “这样下去,能撑多久?” 读者叹东方日报未自成一格

以下文章《“这样下去,能撑多久?” 读者叹东方日报未自成一格》转载自《独立新闻在线》。

※陈慧思

《东方日报》为落实改革,不但人事大换血,且分批约见评论人听取改革意见,有“山雨欲来”之势。可是,革新版推出两周后,评论人及读者慨叹《东方日报》换汤不换药,与改革前差别不大。

国内中文报业所谓的“改革”,往往只是偏重版页设计革新;《东方日报》此次似乎也难逃此宿命,仍停留在形式上的革新,新闻内容策划没让读者有太大惊喜。除了丰富的言论版可与其他报纸区分开来,其他版面的内容无从与他报分出明显界线,素质比他报甚至尤有不及。

根据公司注册资料,截至2005年年终,创刊四年余的《东方日报》亏损马币五千余万元,负债额高达八千余万元,眼见改革后的《东方日报》仍无法自成一格,有读者开始忧心:“这样下去,《东方日报》还能撑多久?”

改革前,许多评论人皆对《东方日报》寄予厚望,期望这份独立于砂拉越木材大亨张晓卿媒体版图的中文报章打造清新的舆论风气;其中,评论人唐南发就曾在《我对华文报的一些期待》一文中提出,中文报可以效仿我国的《太阳报》或英国《每日新闻》和《独立报》,开创议题导向的格局,刺激社会舆论。

《东方日报》没有选择成为中文的《太阳报》,它仍旧是我们熟悉的《东方日报》;不同的是,版面变小了、新闻更少了、排版更让人昏头转向了。《东方日报》在言论上始终步步为营,恐怕异议团体和个人甚难寄望这份生在“后528时代”的报纸扮演媒体改革先锋的角色。

依旧小心处理在野党新闻

《东方日报》2003年创刊时以“言论大胆”的形象出击,在当时饱受政商垄断困扰的报业环境中,燃起了突破恶境的希望之火。可是,经过时间的推移,“大胆”形象逐渐消失,再回首,许多关注媒体生态的评论人和在野人士猛然发现,《东方日报》仅在呈现反垄断声浪、华社特定议题时形象突出;在呈现关乎全民利益的异议时,《东方日报》一样畏首畏尾,无法把自己与其他报章区分开来。

改革后的《东方日报》,态度依旧。人民公正党宣传局主任蔡添强(左图)受访时表示,《东方日报》异常小心翼翼地处理在野党特别是人民公正党的新闻,有些情况甚至是,各报都刊登该党的新闻,唯独《东方日报》没有。

他说,《东方日报》看起来独立,实际情况并非如此。问及他对《东方日报》改革的看法,他说:“我不觉得在现在的环境中,媒体会有太大胆的尝试,纵有炒热舆论的的尝试,也是炒了两天就收手。”

维护媒体独立撰稿人联盟秘书曾剑鸣接受《独立新闻在线》电访时则说:“《东方日报》作为一家新生媒体,过去对反垄断很支持,跟反垄断团体互动密切,似乎比较可以呈现进步的声音,可是却鲜于呈现在野党、华社进步团体和其他进步团体的声音。”

曾剑鸣认为,《东方日报》在报道异议社群的新闻时缺乏新闻的敏锐度,鲜少刊登异议党团的文告,比如在野党的新闻就很少以版面头条处理;纵然《东方日报》鼓吹文化,它却无法扮演好鼓吹文化者的角色。

他表示,报章应该扣紧时代脉络、利用专题版位回应当下读者关心的课题,而非作资料性重的专题,因此,《东方日报》应该发展首相贪污、宗教自由被蚕食等新议题,而非重炒资料性重的普腾课题。

《东方》对文稿素质没要求?

曾剑鸣(右图)也提出,《东方日报》处理新闻时没有做好平衡报道的部份,最近的例子就是报道董教总内部争议。他说:“一个号称改革的报纸,竟然连基本的新闻专业――平衡报道都做不好,这是不对的。”

《东方日报》没有在内容策划和新闻取角上加强素质,也尚未解决最基本的新闻撰述素质问题。

一名关注《东方日报》的读者表示:“新闻报道方面还是很差,许多新闻看得出是很嫩的记者写的稿。记者嫩没关系,可怕的是,审稿的编辑部主管似乎没有审稿或修饰新闻稿,很多新闻写得乱七八糟。错字连篇不在话下,对文稿素质好像没有要求,只要字数而已,非常可怕。”

她举例说:“好像最近邓章钦被巴生居协摆上台那篇稿,完全要靠读者自己的智慧,好像看福尔摩斯的侦探小说般,自己把线索串连。”

《东方日报》正朝削减开销的方向着手重整业务,非但没有增加福利留住人才,反之实施“辞职不留,新人不请”的措施,以致许多报社员工工作量增加,稿件素质因而无从提升。

“名家版”稿酬削减

《东方日报》“名家版”一向深获好评,一名受访读者喜见该报改革版邀得许多评论人“出山”,重新执笔撰文。在掌声的背后,作者的稿费非但没有提高,反之大幅削减,令人忧虑长此下去,能否留住优秀的作者? 

自《东方日报》创刊就为该报撰稿的作家陈志鸿(左图)为此大感失望,以致思及该报是否尊重知识。他说:“你不是给我钱,你给我钱是对知识的尊重;缴付知识产权费,是为了尊重知识本身,不是提供知识的那一个人。”

另一方面,许多《东方日报》读者认为,《东方日报》的封面设计架势不足,内页排版予人乱糟糟之感,有待改善。

一名不愿具名的《东方日报》读者就说:“确实有点小报的感觉,可能是因为封面是粉纸印刷,个人觉得用粉纸是多此一举,加上设计得很‘小报’的广告放在版头,感觉特别小报。”

这名读者说:“由于没有期望他们的改革会改出什么特别的东西,所以也没特别失望。”

今天探讨《东方日报》改革,评论人似乎显得兴趣缺缺,显见《东方日报》的改革无法勾起人们的议论兴致。

《东方日报》成立“三人小组”研究改革方向之际,许多评论人皆透过《当今大马》和《独立新闻在线》网站向该报进谏;一些评论人也在“三人小组”分批面见评论人时提出诚恳的改革建议,但《东方日报》的改革再度流于形式,若有下一波改革,恐怕再也无法引起广泛关注。

2 comments:

Khai Suan said...

我經常駡正義日報,
但對本地中文報愛之深, 責之切.
所以希望有個強敵能追上正義日報.

我常駡說正義日報把新聞當作文,
而東方在上面的文章被人說記者嫩, 我卻是覺得根本就像中學生在寫故事.

錯字, 正義己經很多, 東方更多得離譜.
還有文法, 句子完全亂七八糟, 感覺上水準很低落.

我也不會白為甚麼他們中文的水平竟然是這個樣子. 有時候寫了幾百個字, 才一兩個重點, 根本就是在湊字數, 拼版位.

然後花一大堆時間去搞那種3D圖像. 倒不如去搞漫畫報??

bryan bryanghonyon said...

东方日报,依旧苟留残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