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22, 2007

[当今大马] 恐成国阵打压行动首名受害者 评论人指明志道歉是一大败笔

以下文章《恐成国阵打压行动首名受害者 评论人指明志道歉是一大败笔》转载自《当今大马》。

※黄凌风

时事评论人认为,在马华公会劝说下,创作歌手黄明志对《我爱我的国家》风波公开道歉是一大败笔<,并可能令他成为国阵政府在大选前对付部落客系列行动中,第一位被成功定罪的受害者。

民间对改编国歌风波的愤愤不平继续燃烧,连续3场在隆雪华堂举办的黄明志事件讲座皆引起热烈的反应。继行动党“明智爱国,声援明志”以及公正党所主办的“马 来西亚各族群,救救黄明志爱国讲座会”之后,昨晚由麻坡中化(吉隆坡 )校友会举办的“黄明志道歉了?-再从<我爱我的国家>看爱国”讲座会,也吸引了约150人出席聆听。

这场讲座会的主讲人是资深评论与写作人李万千(右一)、董总法律顾问饶仁毅(右二)和留美毕业生青年会创办人郑水兴(左一),主持人是麻坡中化(吉隆坡 )校友会主席周其辉(左二)。

这3名主讲人异口同声表示,黄明志原本就不应该,也无需对这宗受到高度政治操作的风波,做出公开道歉。

李万千:马华手法粗糙帮倒忙

也是《当今大马》专栏作家兼中化校友的李万千,批评马华公会在处理黄明志道歉的手法非常粗糙,最终落得黄明志“俯首认罪”,等候国阵政府发落的窘境。

“本来他爸爸是很感谢马华公会,因为要帮他渡过难关,可是现在的样子是帮了倒忙。本来,黄明志做了解释和翻译后,已经开始有一些人,包括马来人能够接纳。可是马华公会的做法非常粗糙,并没有真正纠正主流传媒对他不公平的指责。”

“马华公会做了什么事呢?蔡细历这次会跑出来,以为十拿九稳,一个钟头的电话说服了对方。他要求黄明志道歉认错,向全体人民和政府道歉。”

指传媒炮制骗局政治迫害明志

李万千表示,马华副总会长蔡细历在新闻发布会上,不但没有读出黄明志的道歉声明,却擅自代替黄明志发言及讲得一塌糊涂。

“结果内阁开会后,那些部长要做英雄的都出来了。他(黄明志)已认错,他必须要负后果,我们能够做的就是,他既然认错,可以要求减刑,但是他基本上已经认罪了,接下来等着我们来判他。”

“这个是很大的伤害,这是一个传媒炮制出来的骗局及政治迫害,变成一个既有的事实,然后进一步要用法治制裁他。”

明志是国阵打压行动中最弱环节

他表示,国阵政府曾经向部落客宣战,去对付那些政府没有办法对付的人,包括黄泉安、洛基、蔡添强和拉惹布特拉,可是到现在还没有任何人罪名成立,也就是政府的宣战还没有任何成果。

“政府第一个成果大概就是我们的小老弟。也就是(因为)他是最弱的环节,父母亲当然害怕,因为个人如何去抵挡国家政权,国家用权力来对付一个人,为了其政治目的。”

“普通人民不会去理会黄明志唱negarakuku,难道唱了之后是否我的水费涨高一点?如果没有,关我什么事?你要唱不是去唱洛。很多事情原本没有事的,可是政治的因素使到我们变得有事情。”

道歉为了巫统领袖好下台

饶仁毅也有同感,指黄明志的道歉是整件风波的一大败笔,因为其道歉全是为了让巫统领袖有面子“下台”。

“大家有没有读过黄明志的道歉,道歉的全文讲起来,我觉得有点怪怪的......向全体国民道歉,我很不客气的讲,这个是蔡细历弄出来的东西。他说受到压力, 谁给他压力,我们华人社会有给他压力吗?没有啊。马来社会有几个给他压力?那几个政客?压力来自何处?可是道歉却含糊的说,我做了不好的事情,我向全体国 民道歉。我想我饶仁毅不用你道歉啦。”

“这是一个很怪的现象,为了道歉而道歉。这个道歉是一个很大的败笔,不像是几个月前的月漏论一样,那很明确。你侮辱了几个女国会议员,你向她们道歉,你侮辱了所有女性同胞,你向她们道歉,很明确。”

“这 个黄明志事件,他侮辱了谁?我看不出来。这个道歉完全是一种下台之举。黄明志事件炒得那么热,你叫巫统头头们怎么下台,你已经讲了重话,又叛国这个那个, 如果黄明志不道歉的话,他们这个头头怎么办?没有楼梯下来。这个事情怎么办?马华公会你搞定它。所以,戏码在上映啦,可能大选来了。”

郑水兴也不认同黄明志做出道歉,并且认为黄明志是因为不堪受到国阵机关不停的轰炸下去,才误认为本身做错而做出道歉。

“黄明志讲了道歉这句话,我觉得他是讲错了,他本身也是在很混乱的情况,整个马来西亚机关轰炸他之下,他真的以为自己做错了。”

周其辉:哪位部长敢背国旗绕场跑?

周其辉也表示对这起事件感到非常愤怒的不满,并谴责当政者对于这名年轻人施予精神压力,导致黄明志不得不屈服于权威下。

“由于大选快要来临,黄明志事件在此时发生,明显是大选前奏曲,政客利用此课题在大选前制造问题。很清楚看到在此事中,有人扮演黑白脸的角色。扮演黑脸的是巫统的一些重要领导人,出动多名部长镇压一名24岁年轻人,非常不公平,非常愤怒,校友会感到非常遗憾。”

“黄明志为了爱国,带马来西亚国旗到台湾留学,在一些运动会上,如果马来西亚胜利,他背着国旗全场去跑,去显示马来西亚Boleh。可是,我们要问一下,这些怀疑黄明志爱国的部长们,他们有没有勇气背着国旗在运动场上跑一圈?爱国的分水岭是什么?”

批评讲座会文告遭报馆阉割

他也披露,为了主办这场讲座会,校友会曾向多家报馆发表文告,但是其内容没有被刊登出来。

“只是登了座谈会的时间地点以及主讲人与主持人的简单新闻报告,其中的内容全部被阉割,早期我们发的文告可能会全文刊登,可是这次发的文告,其重要内容是被阉割的,这就是我们的媒体自由。”

法律工作者饶仁毅在演讲时,也从1968年国歌法令及1948年煽动法令切入,与听众深入分析这两条可能被用来对付黄明志的法令。

饶仁毅:虽有争议但构不成煽动

逐字逐句研究过黄明志《我爱我的国家》歌词后,饶仁毅认为,这首歌曲并没有触犯国歌法令,同时,这首歌曲虽有争议,但也构不成煽动之罪。

“只 要冷静分析事实,若要讲处罚,就必须回到法律。就算是以煽动法令为标准,都无法卡住黄明志这首歌。再下来,如果说不效忠,是对最高元首和国家的效忠,这首 歌离效忠十万八千里。我们讲得是对整个社会现象的不满,任何人公民都有权利对社会不公平和不正义的东西发言,这个发言是我们的基本权利。”

郑水兴:若不爱国就不会有牢骚

郑水兴也百分百肯定黄明志的爱国精神,因为“如果不爱国就不会有牢骚,不爱国就不会有这样的热情去创作,如果不爱国他也不会骂到这么狠啊,如果不爱国的话,很多人都移民去了,管他做什么,有得吃有得住就好”。

“我可以很绝对的说,他是绝对爱国,如果黄明志能够在台北街头拿着吉他唱国歌,你说他是不是爱国的留学生呢?”

他也批评大马政府对黄明志歌曲小题大做,“黄明志的《我的朋友》也批评新加坡,但是不见得新加坡政府攻击黄明志”。

“梁志强导演的新加坡电影《我在政府部门的日子》,虽然把新加坡骂得体无完肤,但是我还没有看到新加坡政府禁播这部电影。新加坡都没有把它当作是一种政治课题,以敌对的方式来看待。而我们这里却小题大做。”

饶仁毅批评整个事件其实是政治操弄,也是执政者“莫须有”的大动作,以便向支持者展示照顾某个族群利益。

“这就是我国种族政治的最明显写照,无论是非对错,先把主观套在你头上,他就变成英雄,也就是种族政治里最廉价的手段。”

马青应叫希山慕丁别再举剑

针对政客玩弄种族主义,李万千表示,副首相纳吉在担任巫青团长时,曾经高举马来短剑,并表示要“以华人血染红马来剑”,是大马民族无法遗忘的伤痛。然而,伤口经过20年不但没有愈合和弥补,另一个要靠种族主义起家的现任巫青团长希山慕丁,又再拔出剑来。

他表示,虽然马青总团长廖中莱最近在马青大会上曾经高呼“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但是不能够空说大话,应该有所实际的表现。

“最 近看到‘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这几个字,我们年轻时看到会觉得很鼓舞,因为是毛泽东讲的,而且在毛泽东的事件中都是成功的,他真的把 国民党打掉了。你讲了这样大话后就要有所表现,假设你讲国阵里没有主仆关系,你一定要敢于反对马来人主权(ketuanan melayu),你敢吗?”

“你要讲这句话,你就要有勇气解决问题,马青马华能否叫希山慕丁收回举剑的行动?不用叫他道歉啦,只要他答应以后不要再举,那么马华继续留在国阵的话,我没有话讲。”

“如果连这点都做不到,就应该垫高枕头想一想,留在这样的阵线还有没有前途,有没有对得起这个民族,有没有你们所讲的民族尊严,没有的话,以后不要再讲代表华人,至少不要再讲代表李万千。”

1 comment:

Blogger said...

比特币的投资价值
得到 全球的肯定

比特币正在改变资金的存储、使用和接收方式,作为世界上第一个开源的支付网络,它正在推动金融和商业应用的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