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01, 2006

反垄断的请愿地点有我们的沟通平台!

我们感谢星洲日报在过去70多年来,对华人文化所作出的贡献,也肯定星洲在以前扮演人民喉舌方面的功劳和风骨。

无奈,商业利益不可驱驾于言论自由之上,媒体垄断,短期而言可为企业带来利润,长期而言,对华社影响深远,或许不是造就文化大业,而是促使文化走向单一,走向枯萎。

有鉴于此,来自槟城理大、雪隆区马大与博大,以及新山工大的大专生们连同社会人士将在2006年11月3日(星期五),晚间7时至10时于吉隆坡星洲日报总社、槟城星洲日报办事处以及新山星洲日报办事处,同步进行“反对媒体垄断”和平请愿。

欢迎其他地区的社会人士加入我们诉求“反对媒体垄断”运动的阵容,在更多地方的星洲日报办事处同步进行和平请愿。

任何疑问请联络:

  • 美盈 012-3808316

  • 国亮 012-4612911


我们也无任欢迎在星洲日报沟通平台撰文《令人怀疑的手记短讯》, 署名“理大生”的朋友,在请愿集会当天到吉隆坡星洲日报总社、槟城星洲日报办事处或新山星洲日报办事处任何一个地点与我们坦诚沟通交流,共襄盛举。我们的 沟通方式从不设限,我们深信任何时机、地点和媒介都是我们的沟通平台,我们将一一解答您心中的疑虑,并且准备开诚布公的与您交换看法。记得咯,2006年 11月3日(星期五)当晚见,不见不散 ^^

9 comments:

Chin Huat said...

姝d����充�����������
�����ㄤ汉��存��濯�浣�

涔�涓�甯�绉�锛�

yukeong said...

加油!!还我新闻自由,反对垄断!

Chin Huat said...

重发:

正义至上反垄断
情在人间救媒体

义不帝秦!

Snowpiano^ ^ said...

文化抗争,是张晓卿收购的门面借口;
盈利。是张晓卿收购实质的理由,
在商言商,很多人都觉得无可厚非!
可是,看看张晓卿如何利用报章恶意攻击,筛选不利于自己形象的新闻。这样的举动,又如何还仅是涉及商业活动的不合理行为?

星洲日报,贵为马来西亚数一数二大型报刊,面对重重不平声浪,不仅不正面回应,却尽用报中小栏目《沟通平台》旁锤侧敲。这样的行径,实在缺乏了能者的博大胸襟,更非君子所为。

读者对报章的期望,不会止于片面的资讯供应,更包括全面的资讯传达。张晓卿不断强调读者会做选择,其意涵不就是,有人反对,报纸还是卖得满堂红,问题根本就不足以威胁他的企业生存。然而,现今的销量是未来的担保吗?张晓卿可以不在乎刚收购的《南洋》,然而,是否真的想拿多年经营的《星洲日报》作为这次收购行动正确与否的唯一指标?

张晓卿可以自信侃侃,却也不要低估了马来西亚知识阶层份子的分析能力与实质行动力。《星洲日报》是许多读者喜好的报纸,却不会是唯一的选项。张氏再继续利用报章美化自身形象,铺盖收购的负面效应,《星洲日报》 就只能从大报沦为喉舌。

爱之深,责之切,希望张晓卿在操控报业的任何举动前,能深思熟虑,更不要以为受众是愚民!

明人不做暗事,留言不望留名:
彭雪琴
马来亚大学在籍学生

赞同
正义至上反垄断
情在人间救媒体

义不帝秦!

宝琳 said...

曾经,我以身为星洲学记为傲,
曾经,我以身为理大生为荣,
如今,我迷惑了。
我迷惑,只因垄断竟成了强大华文报章的理由,
我不解,只因反垄断成了阻碍华文报章团结的指责。
人说,大专生是社会的良知,社会的双眼。
这样的大专生却只应证了僵化的教育制度让人瞎了眼。
也许,我们的声音很渺小,
但渺小却不能成了不出声的藉口!

Anonymous said...

Agree with Xue Qin,
"星洲日报,贵为马来西亚数一数二大型报刊,面对重重不平声浪,不仅不正面回应,却尽用报中小栏目《沟通平台》旁锤侧敲。这样的行径,实在缺乏了能者的博大胸襟,更非君子所为。"
Read 《沟通平台》for few days and found Xin Chew only allow one kind of voice (supporting voice). Can I say the bad effect of 垄断 has started......

王妤娴 said...

最近看到所谓“沟通平台”的读者来函,突然多了没有看过的名字。可是奇怪,他们都非常有才华,文笔也不错,至少比我好很多。
突然很悲哀。

上了彦妮的blog看了她的一篇感想及其他“读者”的感言,让我很难过,她应该也很难过吧。

等了5年,终于可以堂堂正正入主南洋商报。
不要告诉我正义至上无辜!我曾经在南洋旗下的Nanyang Online Sdn Bhd / RedHot Media Sdn Bhd 两年,当然了解南洋和星洲的一些编辑及记者可以相互“调度”的事情。没有关系,除非我当时精神错乱吧。

有人说,不能因为这件事就抹煞该报。该报很努力的做很多事,看看花踪文学奖,看看饥饿30,看看助养计划。即使你的都做得不错,却不代表你在这件事“无过”不是吗?

我告诉我的ED,我要去星洲,虽然是我自己愿意的,还是要告诉她。毕竟中文媒体的各式采访一般都会交由我负责,以后我的组织因为我被害了,就罪过了。

她说没有关系,尽管去。反正啊,我们的组织列入政府黑名单也几次了。不会有事。她倒是告诉我,如果有FRU,Police 或最坏需要上警察局,可以找谁谁谁。我心想,协调这次请愿的朋友,应该也是见惯“场面”的人。。

还有两天 。。
不知道那边的沟通平台,还会有哪位读者来函。

little frog frog

mksow said...

大家?斗?!
??天下雨!日?晒!
我人的心?,大大??出?!
?唷?,
拜五就眠7?半,
星洲大?口,
大家斗???伙!

Anonymous said...

正义至殇
钱在人间

哀悼媒体自由近一步迈向深渊

(曾经,我也以身为星洲学记为傲....)

L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