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08, 2006

[光明言而总之] 谁在表达正义?

以下文章《谁在表达正义?》转载自星洲互动。

在一切来临之前,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潜入森林,在那唯有我一个房客的偌大的度假村里,好像为我冥想的国度提供了最好环境∶拉让江的湍急流水声、夜里一灯如豆的猿啼相伴、水煮野菜清蒸河鱼,一切都导向清澄世界。

在清澈见底的江水中,我照见了几张脸孔,他们都是在几近收薨 叫声中最七情上脸的。一位是我的前同事,他的工作态度懒散、效率奇低,和他共事的同事都叫苦连天,上司也要对他采取行动了。不知怎样,一个收购事件让他捉住了时机,他摇身一变成了“民族英雄”,摇旗呐喊,适时地跳槽,化解了被上司修理的危机。还有一位是资深上司,我不曾忘记他多次以他精打细算的企业经营经验教导我们如何包装新闻事业,一切都是金钱挂帅,往上爬。忽然在这次收购事件,他角色大转换,凄厉地发出的“正义”声音在我耳膜造成如此大的伤痛。

在我心里,谁真正对收购表达了他们的忧虑与关心,谁在企图捞取廉价宣传,我能够理解正义者的隐忧,我也看出了伪善者的面目。

“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这是我们新闻工作者的理想国度,但我们走在新闻工作路上,我们没有轻舟,我们有的只是小舢舨。猿声不曾停止过,来自政府的,来自这些所谓“正义之士”的嚎叫,混淆视听,唯有耳聪目明,心坚如石,才能应对。前有万重山,我们何曾有过苟且居安之心?

在你们谈新闻自由、反垄断,热血沸腾过后,拍拍屁股走了,是谁还在新闻线上冲锋陷阵,新闻桌上兢兢业业?你们看成收购是垄断,我们只知道收购过后,道路崎岖不平。

最后,我也有一首歌要送给这些所谓“媒体自由战士”∶

我将叫骂付给了你,将工作留给我自己
我将抹黑付给了你,将容忍留给我自己
示威是没人了解的东西
欺善是你们永恒的旋律
新闻工作是欢笑泪珠飘落的过程
伤害曾经是我也是你

(光明日报/总而言之.作者:叶宁.2006/11/05)

叶宁是星洲媒体旗下《光明日报》的总编辑

1 comment:

余福祺 said...

没有人敢声称自己代表正义,包括让人景仰的前美国总统林肯。

多年来民间一直流传着一则关于林肯的轶事:

在19世纪美国南北战争期间,一位将领向忧心忡忡的林肯说道:“总统,您放心,我们的军队一定能打赢这一场仗,因为真理站在我们这一边。”不过,林肯却回答道:“我不在乎真理是否站在我们这边,我所关心的是,我们是不是站在真理那一边。”

所以每当我看到星洲日报的口号“正义至上,情在人间”时,我就心惊胆跳,我就想到林肯的话。

没有一个发起和参与反对媒体垄断集会的人宣称过自己是正义之士,我们表达反媒体垄断的立场就是因为我们不相信贤人政治,我们不相信儒商救国、救民族的“出师表”。

我们只相信制度,尤其是一个能够确保各中文报皆会为了争取更多的读者、消费群和广告商家,而竞相打擦边球,报导更多民间关心的所谓“敏感议题”,揭露更多被当权者和利益集团掩盖之时弊的报业市场。在这样一个没有任何一方独霸和坐大的报业市场,其市场竞争机制能鞭策新闻从业员和媒体业者不断的试探和推进当局对新闻报导管制的底线,从而创造出更大的编采自主以及新闻自由的空间!

我们不信什么以优秀的中华文化来团结起来的中文报业能够整合各方力量,来为中文社群立言请命的漂亮说辞,如果这种话可以成立,那么这个世界最优秀的中华文化在中国,在更久远的汉唐盛世,请问在这些拥有最优秀,或相对比马来西亚和东南亚的文化更优秀的时代和地域的大众传播媒介,有做到真正的为广大的草根群众立言请命的责任吗?

我们信不过个人、我们信不过优秀的文化、我们信不过商人的经济理性、我们信不过还没开诚布公的交流就在己方的百万读者媒体上抹黑异见人士的报纸、我们也信不过我们当中的每一个人有没有徇私的一天,所以,我们需要在我们之中,在国家的公权力之间,还有媒体与媒体之间,建立起没有任何一方独大的监督制衡机制。

我们要更多更开放、容许全方位交流的沟通平台,让多方回响交流碰击,让我们兼听则明。这样,每个人、每个群体、每个组织都能尝试表达他(们)认为是正义的声音。

因为我们清楚明了,兼听则明时,虽然我们未必就表达了正义,抑或掌握了正义;但兼听则明时,我们正在向正义的标杆挺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