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06, 2006

[转贴] 需要他们时,他们在哪里?

以下文章《需要他们时,他们在哪里?》转载自星洲互动。
近期可说是“民主民权斗士”最为忙碌的日子。他们很忙,忙於民主民权的斗争,忙於捍卫新闻自由与抗议“一言堂”。甚麽是民主民权?甚麽是“一言堂”?那倒是他们依自己的喜好而下定义了。

我不否认国内的新闻自由尺度难於望国外新闻自由之项背,可是,这不是国内新闻从业员的错,错在家国制度与法令;可是有人却偏偏不想看到这点。

他们不想看到这一点所以自设盲点,故而对不愿依从他们的行事意愿的华文媒体,大为攻诘与试图围堵。对於受到巫统辖下集团控制的媒体,他们却如老鼠见到猫,噤若寒蝉!

大家可曾看见这些忙得不可开交的“民主民权斗士”於当初巫统辖下的舰队集团收购南洋报业时,开讲座会、发文宣或在巫统党所或在南洋商报社前静坐抗议?没有,完全没有!

如今巫统辖下另一集团控制了多家平面与电子媒体,这些“民主民权斗士”有甚麽表示?有甚麽呐喊?没有,完全没有!

为甚麽没有呢?因为他们只敢勇於对内,惧畏於对外;他们只敢对同肤色的社群喊话,不敢向外人吭声!

“茅草行动”时期,星洲日报被关闭了5个月又11天,这些“民主民权斗士”开口了吗?没有!

在“茅草行动”行动之前,我与一些所谓“民主民权人士”素有交往,我知道,他们之中有的在这白色恐怖期间,闻风丧胆,逃到国外去了!

星洲日报被关闭近半年期间,我们的“民主民权斗士”是否有向以巫统为主干的政府抗议?没有,完全没有!他们身在国外听风看花,赏雪观月,待一切平静之后,又回来充当“民主民权斗士”。

我早年半夜在菜园里仰望星空时,常会听到狗吠声;那时候,若有一苹狗在吠,其他地方的狗也会跟著吠起来。这就是一犬吠影,群犬吠声的写照,也就是人们所说的“犬吠效应”。如今我似乎又回到了菜园里头了,吠声总是此起彼落,热闹得很!

(星洲日报/沟通平台.文:吴海瑚.2006/11/06)

吴海瑚先生是《星洲日报》柔佛州助理采访主任

3 comments:

余福祺 said...

每次我看到星洲同仁在沟通平台--自己的阵地里指着别人的鼻子乱骂,“你啊!你们年轻人啊!需要你们时你们在哪里”,我就忍俊不禁!

今年在KLCC抗议汽油起价的几次纠察,博大和马大的同学,还有小弟都没有缺席。

林德宜先生为为何学术自主与独立而愤而辞职时,马大的学弟妹们也有和我们这些已经毕业的老鸟登广告声援林博士捍卫学术尊严的义举。

之前,雪州非法木屋区被雪州政府强行拆除时,博大的同学也不辞劳苦到场声援。

看了星洲沟通平台一篇又一篇质疑大专生在社会出现其他危难时站在哪里的诘问,我其实真的是好气又好笑,忍不住想告诉他们,不要因为星洲日报没有刊登(又是封锁新闻?)大专生声援弱势群体的新闻,而孤陋寡闻特对天空射空炮!去问一问是记者是责没去挖掘新闻,还是给老编给自我审查掉了?!

周小芳 said...

我要向吴海瑚先生道歉,请原谅小妹当时尚年少无知,你所说的,我都没有参与在其中,我还在家乡读小学,真对不起。

不过,版主说的石油起价示威和非法木屋区被拆,小妹刚巧有在,也看过大报如何"公正"报道。

Anonymous said...

就算所谓的“民主民权人士”有多么“欺善怕恶”,那怕他们提出来的疑问和抗议,只要有根有据,所谓提倡“正义之上,情在人间”的人就不应逃避,或“不小心”偏差式地解读他人的行为和说法并作出令人苦笑不得的回应。

努力证明别人有不圆满之处,不代表你自己一定就是对的。

力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