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02, 2006

[星洲沟通平台] 星洲日报员工的心声

以下文章《星洲日报员工的心声》转载自星洲互动。

收到一则“呼吁公众人士到星洲日报社示威”的短讯时,好不意外。呼吁者的理由是为了反对张晓卿先生最近全面收购南洋商报。

我其实不太能明白,张晓卿收购南洋商报究竟与星洲日报有何直接关系呢?为什么要选择在星洲日报的门前示威呢?我知道呼吁者会说,张晓卿是星洲日报的主席,想当然耳要找星洲日报算帐。但星洲日报作为一家上市公司,所有帐目及纪录不都高度透明化的么?不都在在显示并未卷入此收购事件么?而且,张晓卿业务甚多,并不常出现在星洲日报,既然反对者的矛头直指张晓卿,何以要选择在他缺席时示威?至此,让我不得不怀疑呼吁者背后真正的动机。

呼吁者以星洲日报的建筑物作为示威据点,美其名为“发声”行动,可对于一名员工而言,我和同事们都觉得无辜。我不认为路过者会把示威与“反垄断”联想在一块儿,更大的可能性是,他们会认为星洲日报有问题,譬如,员工罢工,或报导不实被人上门找碴,这诸多的揣测及不必要的误解,对于星洲日报而言都是莫须有的罪名。作为一名员工,我拒绝被张贴标?。与其说是“反垄断”,我倒觉得是被刻意抹黑及丑化多些。

我不明白,在这课题上发动所谓的和平示威行动,于现阶段真有此必要?如果纯粹为表达想法,电子媒体、网际网络,外加某家专以抹黑星洲日报为目的的日报的大肆渲染,难道还不够“详尽”么?

我知道反垄断事件宣?后,此日报更是视此为己任,不惜图文并茂,以高度诽谤的手法来渲染此事,甚至还举办了连串的讲座,以探讨之名来发表实则偏颇的言论。

其中两位惯常的主讲者,一位是反收购运动发起人颜清文,另一位则是所谓维护媒体独立撰稿人联盟的主席黄进发,这两人自从6年前华仁收购事件以来,对星洲日报的批评始终偏颇一方,未见全面、客观。除了立场异常鲜明以外,他们还经常把张晓卿的个人投资行为与星洲日报划上等号,明显对星洲日报有主观意见。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公平”与“伸张正义”么?

在最近一场所谓反收购讲座中,星洲日报同事抱着聆听不同意见的心态出席,却招来主讲人的公然揶揄,甚至出言挑衅。如此有失风度的行为,出现在自诩客观、立场中立的评论人身上,的确让人好不纳闷。

我不明白,张晓卿公开收购另一家上市公司的商业行为,究竟和独立的上市公司星洲日报有何直接关系?有心人士处心积虑地一直抹黑星洲日报,是否试图利用他人力量,来满足隐躲在背面的商业斗争或其他目的?说到末了,其实就只是挂着“反垄断”之名,来逐私利,不是么?

反收购、反垄断这课题已持续了6年。在这段时间里,星洲日报同仁多保持沉默,以包容及止于智者的态度来面对所有不公的指摘、恶意的中伤。但我不明白,方便就代表随便,包容就等于纵容么?面对某日报的不实报导,何以不采取法律行动?这样难道就对我们员工,及支持星洲日报的读者公平么?

星洲日报同仁数十年如一日坚持在自己的岗位上顶着各种压力努力实践新闻自由的同时,还要时刻提防随时横飞而来的厄运。我们的兢兢业业的同事,惹了谁?

(星洲日报/沟通平台.叶伟章:2006/11/02)

叶伟章先生是《星洲日报》文教组副主任

4 comments:

余福祺 said...

各位,我本该亲自写一些字句来回应星洲日报同仁,以及其他广大社会人士质疑“为何反对张晓卿垄断中文报业的诉求一定要递交到星洲日报同仁手上?”

但是,请原谅我有工作要处理,所以这里先摘录一段昨天我在接受《当今大马》记者访问时,针对以上疑问所做的回应。我们觉得我们必须做到全面的沟通,才不会让我们自己也犯上《星洲日报》沟通平台打压异议的误区。谢谢。

以下为反驳星洲日报高层说辞的访谈摘要: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58895



本周五“反对媒体垄断”静坐和平请愿参与人之一的余福祺(右图)指出,前往《星洲日报》呈交备忘录合情合理,因为星洲高层是社长张晓卿的媒体咨询人,有责任将反对垄断媒体的声音和媒体伦理,传达予张晓卿。

余福祺今日接受《当今大马》专访时说,张晓卿从商出身,掌握经济理性,既致力达致最大的经济效益,但是未必拥有管理媒体所需要的价值理性,也缺乏媒体专业知识。

“因此他需要媒体从业员协助管理媒体,他会去咨询《南洋商报》的钟启章、《东方日报》的潘友来,还是《当今大马》的颜重庆或《独立新闻在线》的庄迪澎吗?当然不会。他肯定会咨询最信赖的星洲高层。”

“星洲高层就必须教会他反对垄断、反对一言堂,以及相关的媒体伦理,身为最能影响张晓卿的人士,我们不提呈备忘录给你,要提呈给谁?”

批高层不问内容就妄下结论

《当今大马》日前获悉,《星洲日报》高层认为请愿者不应该到《星洲日报》举行抗议行动。有关高层认为,若要反对媒体垄断就应该去找《星洲日报》社长张晓卿本人。

对此,余福祺指出,星洲高层在还未了解备忘录内容之前就妄下结论,只能反映他们抗拒不同意见的心态。

“我们还未公布备忘录,他们怎么知道备忘录的内容与他们无关?他们不应该在还未了解之前就抗拒,作为张晓卿的媒体咨询,他们有责任传达读者反垄断的心声。”

他强调,呈交备忘录也是一种沟通的方式。

余福祺 said...

如果这次的反媒体垄断运动令《星洲日报》各级职员和报界前辈们为难了,我这里表示道歉。

我自三年级开始读《星洲日报》。我是阅读星洲日报长大的。我的世界观,是自那时候开始,在阅读星洲日报的每一个往后的日子中,一点一滴的积累、形塑,建构而成的。

我一家三个兄弟都是《星洲日报》学海学记。

我大哥担任学记时过度沉迷于参与学海的活动和撰写校园报导,以致学业退步。当时,我还和我的父母一块儿骂学海拖累了哥哥的成绩。

3年后,曾经和我一鼻孔出气骂学海的二哥也加入了《星洲日报》学海学记队,还在那年拿到柔佛州最佳学记的奖项。那时,我极度厌恶学海又再次影响了我另一位哥哥的学业;那时,我不断的在我二哥面前挖苦学海,我二哥差一点和我打架。

2年后,我自己却吊诡的戴上了学生记者证,参与了我此前一直不屑的学海学记队。为了让别人不知道我是我大哥和二哥的弟弟,我还特地不用真实名字,而是构思了一个笔名来报名申请成为学记。

当上了学记的那一年,以及在往后的两年期间,我一直是星洲日报的忠实拥趸,每当有人讲到《星洲日报》和学海的坏话,我还会跟他们吵架。每当我和当时还与我们比较年轻的学记赖在一起的二哥,知道学海学记队当中有人是南洋学生记者或是南洋学生俱乐部的活跃成员时,我们会千方百计通过软硬兼施的各种方法轰炸他们,直到他们答应淡出南洋商报的学生活动为止。

我还记得,每一次的学记正式活动和非正式的聚会场合中,几乎我们所有的人都会大声的重复一句话“一身为学记,终身为学记”!

从中五开始,我最喜欢看的《星洲日报》版面是每个星期日定期出版的《星洲广场》。每个星期日,我妈妈都会为我收集那天的《星洲广场》,虽然自 2002年开始,我觉得《星洲广场》已经没有什么值得我收集醒世宏文了。至今,我妈妈仍然定期的在每个星期日将《星洲广场》放在我房间的书桌上,当书堆满报纸后,我妈妈会把旧的《星洲广场》叠到我衣柜的顶端。我的房间至今还收藏着从1999年到现在为止的每一期《星洲广场》。我的批判意识,我的世界观,我想择善固执的个人渺小想望,是在1998年到2001年间,阅读《星洲广场》的过程中所建构的。

我今天,其实是在用着林瑞源、朱运健、张立德、刘益万、?毓林、欧阳文风、安焕然、杨善永还有其他许许多多曾经在星洲言论版发表过评论文章或一些匿名记者在处理当时即时新闻,不具名发表的新闻评论,内容中所蕴涵的批判意识和逻辑思维,来看待、审视、分析和论述张晓卿垄断中文报业媒体和星洲日报编采方针客观性的课题。

为什么,曾经在中学时期是我学业外的全部的《星洲日报》(我住在小城镇,从小妈妈对我们的管教很严,除了中四开始参与的学记活动,以及学校华文学会的活动,我几乎除了上学外足不出户;就联逛街喝茶都是找学海学记的朋友!),今天的我,却会选择站在星洲日报报社立场的对立面?

请翻阅旧报纸,对比在528事件之前,以及528事件以后,《星洲日报》对各项国内乃至国际公共议题所采取的新闻编采方针,以及评论文章的处理(若是报馆以外的人之投稿)和撰写(若是报馆中人的评论)。

528马华收购南洋之前,以及528马华收购南洋以后,为何《星洲日报》的整个报格和编采方针有这么大的落差?

您们要我们真么不相信,这一切,不是基于媒体垄断和官商勾结所致?

且让我们重申:

如果这次的反媒体垄断运动令以前学记队的前辈为难了,我这里表示道歉。我们反对的是张晓卿垄断中文报业的举动;我们不是反张晓卿。

我们反的不是星洲日报,而是要制止星洲日报一报独大,让新闻取角单元化、武断化、容易为别有居心着扭曲的传媒文化。

我们不是反对星洲日报的员工,我们是求取星洲日报的高层把曾经说出每一句让我们情难自已的信念坚持,付诸实践。

lye said...

我想请问,张晓卿不是星洲的老板吗? 为什么叶伟章说星洲与张晓卿没关系 ?我看这里的疑惑是商业逻辑问题。
星洲是一间公司,公司就会有持有人,现在持有人的行为有问题,去他的公司请愿就是最明显的向他表示不满。叶伟章你又怎能说那不关星洲的事呢?难道你会以为星洲是独立于张晓卿??请问,张晓卿是不是major shareholder of SIN CHEW MEDIA CORPORATION BERHAD? 叶伟章你知不知道major shareholder 代表什么?Major shareholder 就是那间公司的持有人。

这里有相关的资料,大家可以去下载来看张晓卿在这里的身份。
http://announcements.bursamalaysia.com/EDMS/subweb.nsf/7f04516f8098680348256c6f0017a6bf/0b2ddb719863446f482571d8002f629b/$FILE/SINCHEW-Circular.pdf

lye said...

看来我放的链结看不到了,只要在google.com 里键上 'sin chew shareholder' 就可找到那份pdf file 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