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November 04, 2006

[星洲沟通平台] 请不要牺牲我们!

以下文章《请不要牺牲我们!》转载自星洲互动。

4年前,某新进槟州反对党领袖在新闻发布会上与南洋商报记者争论,一方坚持为了华文报业不被人垄断,牺牲该报所有职员的饭碗在所不惜;另一方则认为应该给该报和众多职员一条生路,任何无情对待华文报和新闻工作者的行为都不可取。

我当时冷眼旁观,觉得很不自在,不过并没有插嘴。听著南洋商报记者批评别人无情无义。现在回想这事,心里的感慨仍挥之不去。

14年前,我曾经是南洋商报的一份子,虽然仅仅是1年的“专任记者”和1年的广告招徕员。当年,我有幸享受华文报第一大报的福利。南洋商报近几年在大马华文报业的排名倒后第二,怎不叫我们这些“老南洋人”无限唏嘘!

我认为,南洋商报之有今天,杯葛它的华社人士“居功不少”。目前南洋商报全体职员拟定了翻身大计,正准备发奋图强,华社应该给它机会。

当年星槟日报停刊之后,我和其他同事一起开办了光明日报,由於向华社筹来的办报资金不足,我们这些在减薪、欠薪和挨穷的“老光明人”,只好把报社连带巨额债务,送给了协助我们申请到华文报出版执照的民政党,这份报纸后来因财务拮?而停刊,辗转落入我现在的老板张晓卿手中。

我们这些失去饭碗的前星槟日报职员,曾经渡过的辛酸日子,和经历过的炎凉世态,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当时我和同事曾责怪华社的一些人无情无义,更讨厌某些人假清高。当年光明日报需要超过一百万令吉来开办,我们筹到的不到一百万。其中很多出资的,是响应当时的槟州首席部长林苍?号召的民政党人士,我个人筹到的1万令吉便是这类款项。早年的报馆不乏前社阵人士,他们的同志也为我们出了不少钱。不过,许多过去在新闻工作上认识的朋友、商家和各行各业人士,连最基本的1000股单位1000令吉也不肯拿出来。

只要多一些资本,大马华社首份,或许是全世界首份由落难职工创办的报章,就有可能面世,成为世界报业史上的奇迹。而,我和其他同事也不会流落到南洋商报。

可惜事与愿违,那些骂张晓卿的社会人士,当年他们看到光明日报的需要,听到后来的新星槟日报的呼求,还有看到近20年来建国日报、通报、新晚报、新明日报一间接著一间的消失,以及星洲日报一度濒临关闭,他们可曾伸出援手?

我们不要华而不实的口号,也不要不实际的假动作,只要你们知道,华文报是大马华人珍贵的文化产业,而我们这些新闻工作者,也曾经为这个文化沙漠作出贡献,请不要无情的牺牲我们!

(编者∶本文前日已刊登在北马版,由於说出了很多北马同道的心声,他们强烈要求转刊在本栏,但本栏篇辐较小,只能摘要。请周新才见谅!) (星洲日报/沟通平台.文:周新才. 2006/11/04)

2 comments:

余福祺 said...

历史不会遗落张晓卿做过的一切!

注:我已在11月4日晚上通过电子邮件把此文投给《星洲日报》的《沟通平台》专栏。

《星洲日报》恶名昭彰的《沟通平台》又出现似是而非的说辞。

在11月4日的《沟通平台》一栏里,有一位在十多年前就离开《南洋商报》的报人,现在任职星洲媒体的《光明日报》,在本身现在任职的报社没有面对报份滞销的情况下,假悻悻的申诉《南洋商报》自从五年前沦落为党报后被读者唾弃而日益惨淡经营,至今员工处境多么凄惨云云。

请问 ,这不是一个已经“上岸的人”猫哭耗子假慈悲的利用旧东家的悲惨遭遇,来为现在的东家博取同情,是什么?

这种说辞就好比向我们哭诉:“《南洋》现在很惨啊,你们大家不要杯葛《星洲》啦!”但是我想请问,11月3日的请愿活动有谁提过要罢买星洲媒体旗下的报纸吗?

请问出席这一次反垄断请愿活动的大专生们有在五年前参与抵制当时被马华收购的《南洋商报》报吗?

请问这一次的反垄断请愿活动有发起抵制哪一家中文报吗?

如果没有的话,是在《沟通平台》发表文章的作者多虑了?还是星洲媒体里的有心人士在星洲媒体的员工之间制造白色恐怖,为反垄断的大专生们树敌,来转移大家反垄断的视线?

如果堂堂把“正义至上,情在人间” 口号终日挂在嘴边的报人,竟然如此卑劣的为一群20岁出头,没有利益冲突和利害关系的大专生树敌,来达到瓦解大专生反垄断运动的目的,以及让星洲普通员工痛恨参与请愿活动的大专生,为大专生制造心里恐惧和压力。这不是下三烂的手段,是什么?


我们的诉求一开始就是对准张晓卿,以及他最信任的媒体管理咨询兼执行人--星洲媒体高层。请问恳请星洲媒体高层向张晓卿进谏,要求他放弃垄断中文报业(没有罢买报纸、没有抵制运动)如何会影响到星洲媒体员工的生计?

还有,我们更要问:到底在五年前张晓卿有没有和马华串谋收购南洋报业?

如果张晓卿五年前的确有和策略伙伴马华参与收购南洋报业,我们是不可能在五年后的今天让他和五年前的自己切割,然后告诉大家说,“现在南洋报业亏钱,我不买,还有谁要买?”

如果张晓卿在五年前有份和马华联合收购南洋报业,让南洋商报由于被华社视为党报而遭到唾弃;如果张晓卿有份让五年前比星洲日报和光明日报的总和更赚钱的南洋报业(南洋商报、中国报再加上旗下大大小小的出版物),沦落到现在的大亏特亏,那么,他现在突然出现收购南洋报业大部分的股权然后再自诩自己“好心、好意、胸襟宽广的拯救南洋,是拥有人情味和爱惜中华文化事业的儒商”,这种说法,是说不过去的,是伪善的。

就好像你让正常、健全的人残废,再来假惺惺的为他付医药费,告诉大家你是他的救命恩人一样。

您说,华社民间能够就此作罢,因为害怕《星洲日报》频频为质问张晓卿收购南洋报业一事的个人、组织或群体树敌,为他们扣上各种帽子,并间歇性炒作中文报乃文教堡垒的煽情话语,而放弃追究张晓卿自528以来在南洋报业事件上所应负起的责任吗?

如果可以通过自家媒体的粉饰,三言两语的就将自己过去的过失抹去,我们的世界就没有历史功过的评价这回事了。

一切你做过的,对社会起着深远影响的事,历史记录都不会遗落。

未经许可擅自转贴 said...

请不要牺牲我们!


请不要牺牲我们,作为读者,我们有知请权,轻描淡写的报道只会使大家被蒙在鼓里。我们的声音要被聆听。

我们的目标不是要使在星洲和南洋的媒体工作者难堪,我们的目标是要星洲媒体集团执行主席张晓卿放弃南洋的股权,让本地报业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我们希望张晓卿放弃他所谓的以优秀的中华文化和西方媒体抗衡的想法,我们这群读者没有义务要成为实现他野心的棋子

我们都是手无寸铁的读者,我们手上只有一根欲点燃新闻自由的白蜡烛,我们并不是要拥进星洲报社放火的暴民,我们被宪法赋予集会自由,无需动用罗里挡住大门,也无需投报警方,我们自己会走,如果真的会发生不愉快事件,恐怕也不是有理性的读者造成。

虽然不是很多人参与,虽然静坐的时间不是很长,但我们已经走出第一步,接下来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我们希望那些愿意看见中文媒体有更好的前景和不愿意被牺牲的人站出来,让权贵和花言巧语的“读者” 听见真正读者的声音。